69中文網 >  妖孽至尊 >   第2027章 大鬨

-

雨仙兒的一席話,說的雨有天臉色陰晴難定,雨有天深深吸了口氣,道:仙兒,你先把匕首放下,有話我們好好商議,你如此以命相逼,成何體統?

你不答應我的要求,我今天必死在雨家廳堂!雨仙兒情緒激動的說道。

雨有天深深吸了口氣,說道:仙兒,你知不知道這次是慕容家阻止了陳**?是陳**曾經最好的夥伴在與他為敵?我們雨家冇有插手的理由!

正是因為慕容家插手了,所以我才更要幫他!我不能讓他成為笑話!我不能讓他被慕容家踩在腳下!絕對不行!雨仙兒說道。

你就算幫了他,他也不會感激你的!你應該明白,他恨你入骨!雨有天歎聲道。

我不奢望他感激我,隻要我還能出現在他的人生中,隻要他還有哪怕一點點的恨我,我就心滿意足了。雨仙兒邊哭邊笑,那模樣,就像是要讓鐵樹寸斷了一般,讓人為之心疼。

雨有天深深看了自己的孫女一眼,看著那鋒利的刀尖漸漸刺入了肌膚當中,有猩紅的血液滲透而出,他再次歎了口氣。

罷了,這次我便依你.......雨有天搖頭說道:現在,可以把匕首放下了吧?

這話一出,誰知道剛纔還痛不欲生的雨仙兒立即變得喜笑顏開了起來,那轉變的速度,實在是快到驚人,毫無違和感可言。

我就知道,對付您老人家,不用點特殊手段是不行的。雨仙兒毫不猶豫的丟掉了匕刃,趕忙用紙巾按著脖頸的傷口,哪有半點傷心欲絕的樣子?

你啊......雨有天輕歎搖頭,道:我知道,你活的很苦,仙兒,但你也要清楚,你身為雨家人,很多時候,是冇有選擇的......

您真的知道?雨仙兒問道。

知道,我的孫女,誰能比我更知道?雨有天走到雨仙兒身旁,抬起手掌,輕輕拍了拍雨仙兒的額頭。

這一瞬,雨仙兒跌坐在了地下,毫無征兆的嚎啕大哭了起來,哭得那叫一個撕心裂肺!

她的身體內,就像是住著兩個人,一個是魔鬼,一個是天使,她宛若精神分裂一般,喜怒無常,自從兩年半前那件事情後,就更加冇人摸得透她在想些什麼了。

中海的夜晚總是那麼絢爛迷人,五顏六色的霓虹燈照耀了漆黑如墨的天空,讓黑夜都變得五彩斑斕了起來!

即便今晚的中海下著濛濛細雨,但仍舊不能遮擋這座城市的風靡與豔麗!

陳**在接到了吳久洲的電話後,就離開了酒店,徐從龍感覺談事情的時候最是無聊,難得的冇有跟在陳**的屁股後頭。

陳**也冇多想,把徐從龍一個人丟在酒店,自己打了個車去赴約!

其實兩人的碰頭,也冇什麼要事相談,吳久洲就是純粹的陪陳**聊天解悶,因為他知道,郝聽風的無恙一定會讓陳**內心不甘與惱火!

**,要我說,其實也冇什麼好不甘的!這次你已經贏了,郝聽風就算冇被波及,也一落千丈元氣大傷,不管是能量還是地位,都大不如前了!吳久洲說道。

陳**輕笑的點了點頭,道:現在也隻能這樣自我安慰了,還能如何呢?一座大山壓在眼前,咱們這些平頭百姓,是動也動彈不得啊!

沉凝了一下,吳久洲輕歎一聲道:說實話,陳**,你跟慕容家到底是怎麼回事?

一些陳年舊事了,不提也罷!陳**擺了擺手。

看到陳**不想說,吳久洲也冇多問,他拍了拍陳**的肩膀道:凡事想開一點吧!不可為的事情咱們就不為了!以後大不了就多留個心眼,彆給郝聽風作怪的機會就行了。

陳**心中冷笑了一聲,哪裡會有這麼簡單?郝聽風現在必定是會想方設法的如何整死他,陳**可不想留下這麼一個不定因素的後患!

隻是他目前的確動不了郝聽風罷了,但凡有一絲機會,陳**也不會放過!

就在陳**跟吳久洲聊天的時候,他兜裡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。

陳**接通一聽,臉上都變了顏色,他跟吳久洲打了個招呼,就沖沖跑了出去,吳久洲也是摸不著頭腦,喊了陳**幾句都冇能喊住,顯然是出了什麼緊急情況!

打了個車,陳**直奔中海市一家頂級的娛樂會所而去!

陳**火急火燎感到會所八樓的休閒區時,正看到兩個人扭打在一起,其中一個,竟然是本該躺在酒店內休息的徐從龍,而另一個,則是慕容青峰。

看到這一幕,陳**的眉頭都狠狠擰了起來!

站在一旁的朱晴空看到陳**趕來,立即就迎了上來,神色凝重道:我也是聽到彆人跟我說的,我才通知你,我比你早來一腳,攔不住!

陳**輕輕點了點頭,昂首闊步的走上前去,直接拽起兩個扭打在一起的人,野蠻的把他們扯開。

我去你姥姥!徐從龍顯然是打紅了一眼,還想給慕容青峰一拳,但拳頭還冇砸出去,就被陳**一用力,給甩飛了出去。

而剛剛抬起腿要踹的慕容青峰,也是被陳**推了一下,整個人接連跌退,一屁股坐在了地下!

陳**,管好徐從龍,彆讓他亂咬人!看到陳**出現,慕容青峰也是怔了一下,從地下爬起來對陳**吼道。

另一邊,徐從龍可不是省油的燈,他也爬了起來,指著慕容青峰罵道:白眼狼,你他瑪說什麼逼話呢?是不是還冇被打夠?有種你過來,看老子今天不踹死你!

徐從龍情緒激動,憤懣無比,要不是陳**就站在眼前,他一定會衝上去跟慕容青峰大戰三百個回合,他可不管這裡是不是中海,也不管慕容青峰有多牛!

鬨夠了冇有?陳**臉色陰沉,冷冷的看了徐從龍一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