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網 >  妖孽至尊 >   第4510章 癲狂六

-

而煉獄神,難以置信的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胸腹位置!

在那裡,出現了一道長長的深徹刀口,鮮血,順著刀口汨汨流淌,很快就染紅了他的衣衫。

他的眼中,盛滿了驚恐與駭然,緊接著,便被無儘的憤怒所取代。

這太出乎意外了,瀕臨死亡的陳**,竟然還具備著一戰之力,並且速度還能快到這種程度!

在輕敵大意之下,他吃了一個大虧,被陳**一刀劃開了腹部,留下了一道長達十幾公分的口子。

“殺了他!”親眼目睹了這一幕的帝釋陽心臟都在顫顛,他也是被驚得不行。

回過神後,帝釋陽狂吼一聲,直接就朝著陳**飛撲了過去!對陳**展開了殺招,要一鼓作氣把陳**直接鎮殺當場!

這樣一個對手,太可怕了,一次又一次的違背常理,一次又一次的超出了他們的想象。

“殺!”凶怒萬丈的煉獄神,也跟著嘶吼了一聲,轉身衝向陳**,殺機滔天!

煉獄神和陳**兩人幾乎同時攻至陳**的身前,陳**毫不退避,他一個轉身,揮起烏月,向兩人迎戰而去!

已經到了最後關頭,冇有退路,隻有廝殺這一條路,可走!

陳**的狀態真的很糟糕,瀕臨崩潰、搖搖欲墜,他已經感覺到自己快要死了,他是怎麼堅持到現在的,連他自己都不知道。

但是,他就是冇有倒下,仍舊咬著牙關,用儘全力的去與兩人搏殺!

三人纏鬥在一起,煉獄神和帝釋陽兩人殺招百出,每一次進攻,都是奔著陳**的小命去的。

他們以為,陳**絕不可能支撐太久了,一定會很快就被他們強勢轟殺!

然而,他們再一次錯了,明明眼看著就要徹底躺下的陳**,楞是在搖搖欲墜的狀態下,不可思議的堅持著。

冇過多久,他的身上又遭受了幾次重創!

該倒下了!相信彆說煉獄神和帝釋陽這樣以為,就算是蒼天有靈,也一定會這樣認為!

可,陳**還是冇有倒下,他顫顫巍巍的站在那裡,嘴中鮮血流淌,但戰意,還很濃!

“殺!”陳**張開嘴巴,吐出了一個森寒字眼,竟然主動衝殺而起。

煉獄神和帝釋陽兩人此刻的心境,隻能用頭皮發麻幾個字來形容了,他們心臟都未免有些發毛。

他們隻感覺,跟他們對戰的,不是一個人,而是一台機器,一台無法感受到傷痛的機器......

但凡是一個血肉之軀的人,也絕不可能這麼變汰啊.......

“不要藏手了,儘快斬了他,他太邪異了。”帝釋陽心驚膽寒的吼了一句,攻勢更加凶猛,拿出了全部實力!

煉獄神也是如此,冇敢再留有餘地,也開始使用全力!

三人再次纏鬥在一起,不多時,陳**胸口又遭受了一拳轟擊!

他足下跌退了兩步,身軀狠狠晃動了幾下,口中鮮血噴湧。

不等他緩神,帝釋陽一個飛衝而來,一腿掃向了他的頭顱!

陳**抬頭看著,似乎都忘了去閃避,或者說,連閃避的力氣都冇有了。

這一刻,時間彷彿都變得緩慢了起來,帝釋陽的腿,緩緩接近著陳**的頭顱!

最終,直接抽在了陳**的頭顱之上!

這一腿的力量有如何恐怖,那是足以致命的,彆說一個人,就算是一頭牛,恐怕也會被當場轟倒在地!

陳**,硬生生的承受了這一腿!

“砰!”聲響沉悶到讓人心扉顛動,陳**腦袋都在劇烈震盪,他整個人,眼看就要向一側飛出。

但就在這個時候,陳**做出了一個再次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動作。

他竟然抬起了雙臂,死死抱住了帝釋陽那懸在自己肩膀之上的右腿,用這種方式,強行穩住了自己要側飛出去的身形。

同時間,陳**那已經不成人樣的麵孔上,露出了一抹讓所有人都無法明白了笑容,笑得是那般的森寒可怖,笑得是那般的令人發怵。

帝釋陽撲捉到了陳**的詭異表情,他的心臟狠狠一顫,一股及其可怖的情緒,從他的心底深處難以抑製的蔓延而起。

帝釋陽慌了,他真的有些慌了,那種不詳的預感太濃烈,危險的氣息瞬間填滿了他的心扉。

他及時作出了應對,他左腿狠狠的跺在了陳**的胸口,想要把陳**給踹飛出去,好讓自己的右腿脫離陳**的束縛!

可是,陳**雙臂死死的抱著帝釋陽的右腿,死也不曾鬆懈分毫,生生捱了帝釋陽一腳,也不見鬆動!

下一刻!

隻見一道烏黑是寒芒,在暗夜下一閃而過,陳**掌心之中的烏月,切在了帝釋陽的右腿膝蓋處。

“鬆開,你這個瘋子,鬆開我!!!”帝釋陽嚇的大驚失色,幾乎跟瘋了一樣的掙紮了起來,左腿再次跺在了陳**的胸口處!

陳**的口中,再次噴出了一大口鮮血,受到了難以想象的重創。

可,天知道他哪裡來的力氣,竟把帝釋陽的右腿鎖死,一點也不鬆懈。

烏月切在了帝釋陽的膝蓋骨上,劃破了帝釋陽的皮膚,緊接著,烏月繞著帝釋陽的膝蓋骨腿彎處,繞了一圈.......

“噗嗤~”一聲輕微的聲響傳來,烏月冇入了帝釋陽的腿彎,整個冇入,深切而進.......

“啊~~~”帝釋陽那淒厲且帶著無儘恐慌的慘叫聲,在夜空下慘嚎而起,淒厲的宛若鬼哭一般,十分可怕。

下一秒,一片刺目的猩紅血水,從帝釋陽的腿腳上,飆濺而起,比泉湧還要急促一些。

帝釋陽整個人,都摔倒在了地下。

而他的右腿,卻是空空蕩蕩,從腿彎處往下,包括膝蓋在內,全都冇了,隻剩下那斷肢,那斷口處,鮮血肆意噴濺著!

在定睛一看,讓人心膽發毛的一幕呈現。

隻見帝釋陽的小腿,被陳**抱在了懷裡,整個從帝釋陽的右腿上,被斬斷了下來。

陳**還冇來得及狂笑,一道人影就在他的身前閃至......-